企業新聞  / 
    按工程進度支付工程款不等同於對工程款結算數額的確認
    近日,湖南省嶽陽市雲溪區人民法院一審審結了一起因農村建房施工合同引起的糾紛,判決駁回了原告朱某要求被告楊某支付工程款的訴訟請求。
    按工程進度支付工程款不等同於對工程款結算數額的確認_1
    朱某承建了楊某的三層農村私房建設工程,雙方約定總價約為40萬元,主體完工付70%,每層粉刷完工付3萬元,外牆粉刷完工付3萬元。在主體工程已完工粉刷第一層內牆時,雙方因房屋質量問題發生糾紛,朱某退出工程,楊某另行組織施工隊將工程完工。楊某已支付221000元工程款,朱某認為按協議約定楊某應支付工程款34萬元,因此訴至法院要求楊某支付工程款119000元。
    雲溪法院認為:
    協議上雖然約定楊某按工程進度付給朱某工程款,但該條款僅係付款方式和付款進度的約定,不等同於雙方對工程款結算數額的確認。因朱某未完成工程,且雙方未對已完成工程量進行結算,故其要求楊某支付工程款的請求屬於證據不足,遂做出上訴判決。
    近日,湖南省嶽陽市雲溪區人民法院一審審結了一起因農村建房施工合同引起的糾紛,判決駁回了原告朱某要求被告楊某支付工程款的訴訟請求。
    按工程進度支付工程款不等同於對工程款結算數額的確認_1
    朱某承建了楊某的三層農村私房建設工程,雙方約定總價約為40萬元,主體完工付70%,每層粉刷完工付3萬元,外牆粉刷完工付3萬元。在主體工程已完工粉刷第一層內牆時,雙方因房屋質量問題發生糾紛,朱某退出工程,楊某另行組織施工隊將工程完工。楊某已支付221000元工程款,朱某認為按協議約定楊某應支付工程款34萬元,因此訴至法院要求楊某支付工程款119000元。
    雲溪法院認為:
    協議上雖然約定楊某按工程進度付給朱某工程款,但該條款僅係付款方式和付款進度的約定,不等同於雙方對工程款結算數額的確認。因朱某未完成工程,且雙方未對已完成工程量進行結算,故其要求楊某支付工程款的請求屬於證據不足,遂做出上訴判決。